滑翔机、大梦:灌篮兄弟会

455人参与 |来源: |时间:2020-07-22

滑翔机、大梦:灌篮兄弟会

儘管他们从来没有夺得过全国冠军,但是80年代初飞翔的「Phi Slama Jama」休士顿美洲狮队却引领了大学篮球的流行打法。今年的四强争霸赛将在休士顿展开角逐,位于当地的休士顿大学美洲狮队,作为史上最酷的球队之一,是时候让我们回顾一下他的传奇队史了。译者注:2016年NCAA的最终四强赛在休士顿大学举行,文章发表时该年度的锦标赛尚未结束。

每一支名留青史的运动队都会在某一个时刻打破各种质疑和猜测,为自己的历史正名。

对于这样一支堪称篮球界好莱坞,以空中作战着称的灌篮特工队—休士顿大学男子篮球队,他们的当家球星是未来的名人堂成员Hakeem Olajuwon(大梦)以及Clyde Drexler(滑翔机),他们的正名时刻则是源于一个偶然的机会,一位体育专栏作家恰好打算写一部关于崛起于霍夫海因茨球馆[译注1]的扣将们。他们如雷霆狂奔的猛兽,向篮筐奔袭,发动快攻,在最初的1982-83赛季他们一共打出了58记灌篮。

[译注1]休士顿大学的主场球馆

「我被休士顿大学迷住了,因为他们真的非常有趣,」前休士顿邮报的体育记者Thomas说,「他们是最早在篮筐之上打球的球队,不管面对什幺样的对手都是如此,于是我试图捋清楚思路,这样一支大学篮球中的灌篮兄弟会到底该有个什幺样的名号?这其中得包含‘灌篮’,并且大多数的兄弟会都会用‘Phi’开头。稿件的截止日期马上就要到了,在最后关头我想到了一个有趣的说法:Phi Slama Jama。这原本是一个毫无意义的组合。但是,这篇报导一经发表,立刻就像病毒一样蔓延开来。人人都很喜欢这种叫法。球员们当然也很喜爱它,因为这让他们听上去声名显赫。」

当然,休士顿,作为知名的航天之城,也想要打造一支与他们的太空科技相呼应的特色球队。适时被称作「Phi Slama Jama」的美洲狮队则集结了16个随时能拔地而起,肆虐篮筐的豪杰猛士。而这响亮名号带来的虚荣心也转化成了从优秀到卓越的动力。

「能在大学打球,并且加入我们自己的兄弟会,Phi Slama Jama真是太酷了,」Olajuwon说,「我们的名头就很炫酷,而且和航天城的理念相得益彰,更酷的是,你可以成为这样伟大球队的一员。」

滑翔机、大梦:灌篮兄弟会

当然,时机意味着一切。Phi Slama Jama的诞生恰好处于扣篮禁令即将被废除的时代。从1967到1976年,NCAA禁止球员在比赛中打出灌篮,这一规则后来被称作「卢-Alcindor规则」。这一规则当初是为了维持赛场的均衡,因为那时像Alcindor[译注2](后来改名为Kareem Abdul-Jabbar)以及卫冕冠军德克萨斯西区大学的球员们以他们得天独厚的身体条件,一旦深入禁区,就可以轻易的将皮球「塞」入篮筐中并因此掌控比赛[译注3]。然而这一思潮却大错特错,因为随着这一禁令的颁布,与灌篮一同从场上消失的,还有比赛的激情。

[译注2]:据说当时Alcindor可以在不起跳的情况下灌篮。

[译注3]:德克萨斯西区大学(后更名为德州大学艾尔帕索分校)在1965-66赛季取得了NCAA锦标,他们是第一支以全黑人阵容先发出现在NCAA总冠军赛中的队伍,形成对比的是,在决赛中与之对上的肯塔基大学则以全白人阵容先发出战。最终德克萨斯西区大学以72-65战胜了肯塔基大学获得了冠军。这段传奇历史后来被改编为电影《光荣之路》(Glory Road)。

所有人都知道「塞篮」令人着迷的魔力(随后,伟大的Chick Hearn[译注4]发明了「灌篮」一词,为「塞篮」的推广带来了决定性的巨大进步。谢谢Chick!),但是没人比 Lewis更提倡球员们打出每一记灌篮了,当然,也因为灌篮不仅意味着球场上令人屏气凝神的奇观,还会给对手带来的毁灭性的打击(而不仅仅是2分入账)。

[译注4]:Chick Hearn,前NBA比赛解说员,拥有直播过3338场NBA比赛的辉煌纪录。被称作「湖人之声」。

「灌篮是任何比赛中的高光时刻,」Olajuwon说,「在比赛中打出灌篮,这就是球迷们想要看到的东西。」

「Guy Lewis是一个现象级的教练,我们之所以认为他如此优秀,是因为他会让我们(不拘泥于形式的)打出高命中率的投篮,」Drexler说,「那在比赛中什幺才是命中率最高的打法呢?灌篮。所以我们总是注重效率,而我们的灌篮也像是对其他队伍的宣言,我们不可阻挡,并且如果你们没法阻止我们打出灌篮,我们就能赢下比赛。因此灌篮对我们而言非常重要。这是一种高效的打法,并且也是一种令对手胆寒的打法。所以,这就是我们看待灌篮的方式,如果一场比赛我们能打出15-20次灌篮,那对手是没法防住我们的。」

Lewis教练,名人堂功勋教头,总是对比赛效率感兴趣。他常常对自己的队员们说,「用积极的方式去打球—如果在场上你不能积极的去打球,就坐到我旁边来(替补席)。」有了响亮的新名号加持以及教练对灌篮打法的许可,美洲狮队在NCAA中渐渐打出了令人侧目的独特风格,也一跃从地区性的灌篮特攻队变成了风靡体育界的传奇故事。

「这些小子们乐于表现——他们喜欢打出绚丽的表演,他们喜欢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他们就是这幺乾的,」邦克说,「他们总是说‘我喜欢跳投,但更爱灌篮。’他们认为这是最适合他们的进攻方式,这让他们名副其实。当时他们还是西南赛区的新军,一些本赛区的豪强球队都不把他们放在眼里。这个名号给了他们优越感,他们欣赏它,也喜爱它。」

球迷们也喜欢它。当德克萨斯州最高的兄弟会造访其他城市时,他们就像是披头士一般广受欢迎。每个人都想看他们打球,甚至是职业球员。Earvin Johnson,洛杉矶湖人队「表演时刻」的当家球星,就是他们的狂热球迷之一。

「当你总是在篮筐之上打球的时候,每个在大学打球的人都会知道你,」Drexler说,「在全年的大部分时间里我们都是全国排名第一的球队。当有职业球队来到休士顿打客场比赛的时候,他们都想来看我们练习。我确切的记得看到过Gregory Kelser—我想那时他应该在活塞队打球。他曾经与魔术师对位,我们可以说是看着他打球长大的。那时他们来到休士顿客场挑战火箭队,而那天我们恰巧在练习。事情总是这样发生的。」

「我们获得的讚誉,以及曝光度,真的非常独特,」Olajuwon说,「Phi Slama Jama的名号风靡全国。人们纷纷慕名而来,不管是来参观练习还是我们的所到之处,我们的感觉就像是摇滚明星一般。」

滑翔机、大梦:灌篮兄弟会

虽然休士顿美洲狮队在全美体育界掀起了一阵灌篮风暴,但是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他们中的大多数队员,甚至包括Drexler和Olajuwon在内,在进入大学前都并非引人瞩目的希望之星。除了Rob Williams(他在1981-82赛季场均得到21分,并率领美洲狮队闯进了最终的四强,这也是他们连续三年进入最终四强的第一年),美洲狮队的球员们大部分都籍籍无名。

「如果有人问起我的话,我会说Rob Williams是这支Phi Slama Jama的催化剂,」Drexler说,「他还在高中的时候就已经小有名气了。他球技精湛。于是我决定前往休士顿大学和Rob以及Larry Micheaux并肩作战,后来我又说服了Michael Young和我一起前往了休士顿。我们都是来自于休士顿地区的。大概过了一个月,Hakeem从奈及利亚来到了休士顿,加入了球队。我们开始不断地赢得比赛,接着加州篮球先生,印第安纳篮球先生,芝加哥篮球先生的荣誉也纷至沓来—我们是一支阵容深厚而又极具天赋的球队,但是球队的核心基本都来自于休士顿当地。」

美洲狮队的风格基于他们平日的练习。他们通常会进行长达三小时不间断的练习,奔跑,对抗等等。即便训练的时候,他们也不放过每一次灌篮的机会。灌篮变成了球队文化中最基本的元素,他们甚至在每一次训练前后都会展开小型的灌篮比赛。

「我们能打出匪夷所思的灌篮,那是因为我们的训练强度都很大,」Drexler说,「我们有3小时的高强度练习,而且几乎每次练习都激烈到快要拳脚相加的程度。这种强度给教练传达出一种讯号,那就是我们準备好了。我们得达到一种超乎常人的状态,当对手都开始感到疲惫的时候,我们还能假装刚準备大干一场的样子,只有这样,教练才会认为我们做好了上场的準备。」

Olajuwon在他的第一个赛季就能从替补席上崛起,那是因为虽然作为一个篮球运动员,他还显得十分稚嫩,但是他守护内线的天生意识非常棒,因此美洲狮队可以将他们的防守注意力更多的放在进攻上。当他们撒开了腿,满场飞奔着开启放式进攻的时候,他们的球场效率是最高的。小伙子们也确实很能跑。

滑翔机、大梦:灌篮兄弟会

在输给Ralph Sampson领衔的弗吉尼亚大学骑士队之后,美洲狮队轰出了一波22连胜,并获得了1号种子的身份,昂首挺进疯狂三月。在通往最后四强的征程上,他们乾净利落得击败了前三个对手,马里兰大学,曼菲斯大学以及维拉诺瓦大学。

Drexler在其职业生涯中一共10次入选全明星阵容,并且多次入选NBA最佳阵容,包括1次NBA最佳阵容第一队,2次最佳阵容第二队以及2次最佳阵容第三队,他还随休士顿火箭队夺得过一次NBA总冠军(1994-95赛季)并且加入了伟大的梦一队获得了1992年奥运的男子篮球金牌—但是自始至今,在他获得了如此众多的殊荣之后,人们还是会对他们对上路易斯维尔大学的那场比赛津津乐道。灌篮博士(路易斯维尔大学)对上Phi Slama Jama(休士顿大学)。电视台对这场比赛进行了电视直播,这也是那个时代最引人注目的一场对决。

上半场,两队都在互相试探,掂量对手的份量。路易斯维尔大学的总教练,Denny Crum派出了防守阵容,并令美洲狮队在上半场总共才打出2次灌篮。上半场路易斯维尔大学暂时以41-36领先。下半场开始之后,起初还与上半场大同小异,在Rodney McCray的帮助下,路易斯维尔红雀队将领先优势扩大到了57-49。但是接下来,休士顿大学的兄弟会先后由杨,Drexler还有本尼-安德斯先后打出了3记灌篮,比分来到了57-55。自此以后,休士顿大学一发不可收拾,发动了一波攻击狂潮。克鲁姆的替补阵容并不深厚,并且高度的优势也逐渐消失,红雀队到了撞墙期。接着,Drexler打出了一记惊世骇俗的换手,拉桿,势大力沉的灌篮,点燃了整个球馆。美洲狮队在下半场轰下58分,这一球也是他们火热下半场的一个缩影,最终美洲狮队以94-81逆转了战局,赢下了比赛。当硝烟散尽,Drexler的技术统计表上俨然写着21分,7篮板,6助攻,同时,惊人的火锅王Olajuwon则在技术统计栏中留下了8记火锅,21分,22篮板的骇人数字。

「那场比赛显然是我们那个时代最激动人心的比赛,」Olajuwon说,「我们在比赛中随心所欲。两队的比赛风格相近,都在篮筐之上进行争夺。对于我们以及所有的球迷而言,这都是一场伟大的比赛。」

在上演完一场精彩的飞行表演之后,美洲狮队却在对上北卡罗来那州立大学群狼队的冠军争夺战中败北,此前这场对决被认为将是一场一边倒的比赛。群狼队招牌的慢节奏打法让美洲狮队看上去像是一群迷迷糊糊的全明星。Drexler在本场比赛中陷入了犯规麻烦,而群狼队的Thurl Bailey在上半场得到了15分,帮助球队在上半场以33-25取得领先。在下半场初段,休士顿大学展开反击,并轰出了一波17-2的攻击波,但是在取得了43-35的领先优势后, Lewis教练突然打算放慢球队的进攻节奏,并冷藏了Olajuwon。Dereck Whittenburg命中了两粒关键的进球,并在终场前两分钟将比分扳成了52平。最终,Lorenzo Charles在终场哨声响起的同时以一记灌篮终结了狼群队的灰姑娘之旅并锁定了当年的NCAA锦标[译注5],Jim Valvano教练也得以将其传奇铭刻在了The Pit球馆[译注6]的胜利史册之上。

[译注5]:1983年,Jim Valvano教练率领的北卡州立男篮在ACC和NCAA锦标赛中连胜9场生死战,其中有7场比赛他们在最后一分钟仍然落后。这只NCAA男篮史上最大的黑马连克Michael Jordan、Ralph Sampson等巨星所在的球队,并在决赛中绝杀了Olajuwon和Drexler带领的休士顿大学,奇蹟般地夺冠。

[译注6]:The Pit是新墨西哥大学的篮球馆,美国公认的顶级大学球馆之一。球馆于1966年建成,其前卫的下沉式设计为其赢得了「大坑」(The Pit)的昵称。在2009年,该球馆也被正式命名为The Pit。NCAA锦标赛常在此举行,文中提到的1983年锦标赛即是如此。

滑翔机、大梦:灌篮兄弟会

对于美洲狮队而言,这意味着又一个令人遗憾的赛季。对Drexler而言尤为如此,因为那年夏天,他就要带着那震撼人心的战斧式灌篮登陆NBA舞台。「当你输掉了这样一场至关重要的比赛,虽然,显而易见,你也很想战胜他们,但如果你没有赢,生活依然得继续,」Drexler说,「每个人不可能每年都赢,但是如果你能发挥出自己的最佳水準,并拿下了比赛,那就太好了。我还比较能接受那天输掉比赛的结果。如果你从事体育运动,就肯定会有输有赢。极少有人不曾输过。所以你应当学会怎样输得有尊严,同样的,赢也要赢得有尊严。所以一旦比赛结束了,我们都该整理心情,向下一场比赛看齐。对我而言,是时候整理心情参加NBA选秀了,希望我能够在那里实现我的梦想。每次我遇到Whittenburg我都会告诉他,那天他们确实比我们强,并且他们配得上那座锦标,不是吗?并且我要顺便说一下,Dereck,祝你也能打出辉煌的职业生涯。[大笑]并且他可能会说,‘噢,你不一定非要去那里嘛。’」

是年,Drexler和他的爆炸头以及飞翔的能力前往了波特兰拓荒者队,但休士顿大学还是凭藉着Olajuwon和他的梦幻舞步在内线极具统治力的发挥连续第二年杀进了NCAA决赛。似曾相识的是,因为Patrick Ewing的存在,乔治城大学在最后的决赛中以84-75战胜了灌篮兄弟会。Phi Slama Jama,休士顿大学以靓丽的成绩又一次回到了最后的舞台(全国四强),但是比起那些最终满载而归的对手,这支NCAA历史上最激动人心的大学球队之一,却连续三年铩羽而归,最终还是没能把总冠军赛的硬木地板带回家。

「我们会成为NCAA历史中没有获得锦标的最强球队,」Olajuwon说,「我们连续三年进入了最后的四强,这一点真的很难做到。但是这也是体育比赛的残酷之处—你一生只有一次机会为你的大学球队效力。但是能够为Phi Slama Jama效力,已经令我心满意足。每当我踏上赛场,它带给我的坚韧和自信总是激励着我,召唤着我去统治赛场。你需要统治力。当我涉足NBA,它带给我统治比赛的精神力量。我会永远感激这一切。」

上一篇:
下一篇: